我觉得亲属在同一个单位做事并不是很妥当, 尤其其中一位又是公司老板的老婆——莉。 她虽然没有仗着丈夫的权势做事,却也没有人愿意得罪她。 说实在的,她的长相、身材虽不是顶尖,却是皮肤白细, 唯一美中不足之处便是身高矮了些不过,这一点丝毫不影响她在床上的表现。 其实我并不是一开始就存有非份之想,除了已有知心的女友之外, 更不想因桃色事件而丢了这份得来不易的工作。 最重要的是,莉在我初识之时已是有夫之妇, 万一搞出问题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她的婚姻生活过得并不愉快,由于年龄相近, 所以常常找我诉苦并且一再表示想要离婚(不过与我无关)。 此后,我万万没料到,原来我早已成了她猎取的对象……在一次他的丈夫出差中, 她提议我们一起开车去看咖啡店会比较方便;车子是她的 我则充当司机。 当时为了避嫌,我还刻意邀另一位男同事跟我们同车, 不过那显然于事无补!活动结束返程途中, 另一位同事先下车后她突然告诉我说,她的丈夫出差中, 不在公司又觉得人很累想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我开玩笑的说: 「那去旅馆休息好了。 」没想到她竟一口答应,还提议到马士他路一带的旅馆, 那个地方比较安静。 话已出口,她又接得那么顺,说实在的, 我心中升起一阵异样的感觉……以前常跟女友上宾馆 想来汽车旅馆应该也差不多;事实也如此可是坏在浴室的隔间竟然是半透明。 进了房间她就表示想先洗个澡,望着那片玻璃格间, 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她却很大方, 只丢了一句: 「不要偷看喔!」就闪进浴室里了。 要不偷看可以,想不偷瞄就很难了!我一边开着电视试图掩饰心中的紧张, 一边又忍不住把眼光游移到那片半透明的玻璃窗上。 透过那片若有似无的遮掩,她的体曲缐加上我的想像, 我的眼睛彷佛成了她的双手在她身上搓揉着肥皂;我可以感觉到下体正急速地充血、膨涨……「你待会儿要不要也洗个澡?我顺便先睡个觉。 」莉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 「喔……好!」其实我也不确定自己想洗, 只是当时似乎找不到其它台词。 在脑袋乱七八糟的状态下洗完澡走出浴室(她刚刚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在偷瞄那片玻璃窗?), 才发现莉根本没睡甚至于比先前更有精神,至此我已完全明白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了!「奇怪, 明明觉得很累却睡不着脖子好酸……」莉企图解释她为何没睡的原因, 我却觉得有点儿好笑。 「帮我按摩一下好吗?」她出招了!我没有拒绝的道理。 认识她一年了,没碰过她的身体,第一次的接触竟然是这种情况?有点儿诡异。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似乎享受够了,便提议换她帮我按摩, 说是慰劳我做她两天司机的辛劳。 我还没回话,她就示意我趴着,并且跨坐在我身上。 与其说那是按摩,倒不如说是挑逗,莉跪坐在我大腿上, 当她弯腰按摩背部时那对要命的乳房便不经意地摩擦到我的身体;而她那双充满慾念的手, 则不断传递着强烈的性暗示!「翻过来吧!」她说。 「怎么翻呢?」我在犹豫。 虽然早知道将会发生的事,那根提早泄露意念的阳具还是令人觉得难为情。 「哈哈!你在想什么呀?好坏喔!」她看着我勃起的阳具, 撒娇似的轻轻碰了一下。 至此我再也忍不住体内燃烧的慾火,翻身将她压到身下。 莉脸红了,不过不是娇羞的红,而是和我一样充满慾望!隔着衣服, 我握住莉那对乳房恣意搓揉,并用双腿缠住她的腿, 将阳具紧紧地抵住她的身体缓缓摩擦;她则以呻吟回应, 并且一把握住我的下体。 或许是双方的性慾都已冲至顶点,我们很快地互相脱掉身上的衣服, 并尽情地探索彼此的身体。 老实说,莉的双乳吸引了我绝大部份的注意力, 不是因为尺寸可观是那两颗略带粉红色的葡萄, 实在不像是已婚女人应该有的色泽。 我贪婪地吸吮其中的一颗果实,像个婴儿一样, 不同的是我的脑中充满邪念!我的手移到她另一边的乳房 轻轻地沿着她的乳房缐条挑逗然后再把它们兜拢、挤压, 莉的乳头很快就翘起来了!我往她的下身探去 发现莉的阴户已经湿濡我把舌尖离开莉的乳头, 往她的下身滑去……她没反抗;当我的舌尖碰触到莉大腿内侧时 我发现她似乎在轻微的颤抖。 『嗯,我就是先不舔你的要害,让你哈死!』我在心中想着。 所以我尽管将舌间轻扫过她的阴唇,可就是特意避开她的阴蒂。 没想到莉真是个急色的女人,比我还急!她一把推开我, 将我压到她身下就将我的小弟弟坐进她身体去了!我还没回过神, 莉已经开始骑了起来。 坦白说,我喜欢女人在上位,除了可以把玩女方的乳房外, 也可以观察女人做爱的神态(因为采取主动所以比较真实), 更可以偷瞄双方身体接触的那一点。 莉是我所遇过爱液最多的女人,她的性器比我想像中紧得多, 可是却因非常湿润使得她在套弄时相当顺利。 或许她最敏感的部位是阴蒂吧!莉在套弄了一阵子之后便将我的阳具尽根没入, 接着紧贴住我的身体摩擦了起来而且频率越来越快, 并开始大声地浪叫。 我有些受不了这种攻势,深怕提早败下阵来, 于是我开始胡思乱想一些杂事藉此分散注意力。 这招果然奏效!慢慢地我冲动的情绪安定了下来, 并配合着莉的节奏。 不过此刻我突然有个怪异的感觉: 『她这么个磨法, 待会儿不知要掉多少体毛?』而且磨久了也会发热 这让我觉得有些不舒服。 幸好就在担心的同时,我突然感觉到她的速度又再加快了, 并且脸上布满潮红我知道她高潮要来了,所以开始采取攻势, 将阳根用力抵入莉的阴道深处。 她大叫一声,彷佛喊出了所有久旷的慾念,然后渐渐放慢了节奏……我知道她到了!赢了第一回合, 我再没有心理负担换个姿势,好整以暇地重新把她压到我下面, 并缓缓地将我的小弟弟再次插入莉的阴户。 我不要像莉那么急,我想细细地感受我的阳具在莉的阴户内缓缓磨擦的曼妙感觉。 那种滋味儿很美妙: 一面享受肌肤接触的快感, 一面感觉在抽插过程中那种混合着爱液却又略带阻力的黏腻感 并发出淫秽的声音对我来说,那才是真正的色情!莉也颇能享受这种慢吞吞的方式, 一面呻吟也一面休息。 我不让她有太多喘息的机会,一把拉起她, 让她扶着床头跪着从后面再次挺进,并用力地插入!这次我不再留情, 把她完全当做是我泄慾的玩物我狠狠地顶入她湿润的花蕊, 并自后方攫住莉的双乳莉丰满的肥臀因规律的抽送激起一阵臀浪, 她饱满白皙的乳房则因用力地挤压而自我的指缝间流泄出来……我疯狂地蹂躏她的肉体 而她也恣意地承受。 这次我没再克制慾望,在一阵狂抽勐送之后, 我似乎将体内所有的精液全数激射入莉的体内!之后松弛的倦意便勐然袭来……突然我心头一紧: 「糟了!没避孕!」莉彷佛看穿了我的心事 笑着说: 「我有吃避孕药。 」然后我才发现,原来她是有预谋的!而我则几乎是朝着她布下的局一步步地走下去。 从那次之后,我们便常常发生关系,有时甚至还在上班时间偷熘出去幽会, 然后再若无其事地回公司办公真是蛮刺激的!莉在数度发生关系之后曾告诉过我, 我是让她在床上最满意的男人。 她丈夫从来没有给她过这样愉快的充份的享受。 听起来是像是称赞的话,却使我深深觉得忧虑。 我必须承认,莉确实是个绝佳的床上伴侣, 原因是她在做爱时相当放得开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淫荡!问题是, 你能有多少机会碰见个真正淫荡的女人?淫荡与狂野之间其实不能划上等号 所谓的「淫荡」事实上包含了所有的肢体动作及潜意识的显现 而眼神则是传递淫荡讯息的媒介。 在之后我与莉的许多次性爱中,我逐渐发现她实在是个十足的性爱能手, 除了真枪实弹的性爱之外莉的口上功夫也是一流!平日的性爱, 我们免不了以口交来为彼此助兴她认为她的口功应该算是蛮熟练的(我比较好奇的还是她的口功到底有多厉害?), 因此 从我口中所提出的问题就只剩下: 「那你的口功到底有多熟练?我想试试看!」莉也是干脆, 二话不说就把头埋入我的胯下把那根才休息不到半小时、还软绵绵的阳具一口含入。 口交的滋味我不是没嚐过,可是从没有女人能单用口交就让我得到满足。 我略带玩笑的恶意想要看看她有什么本领能够让我投降, 尤其是在已经尽情发泄之后。 刚开始并没有什么不同,她只是温柔地用舌尖轻轻舔舐着我的龟头, 然后慢慢地绕着圆周;此时我的阳具略有反应 不过我相信那是反射式的反应。 莉没有停止她那机械式的律动, 我心想: 『不过如此尔尔。 』可她接下来的动作让我吓一跳: 莉突然间用她的手指往我的肛门施压, 此举使我原先不怎么坚挺的阳具很快地急速充血!就在这时候她抬头看了我一眼 当我们四目交叠时我看到了她那淫荡至极的表情。 她只望了我一眼,又将头埋下去,继续舔舐我的敏感部位。 这次她舔的可不是阴茎,而是把我的两颗睾丸全数含入, 这让我有点儿害怕怕她不小心咬伤了我, 然后她开口说了唯一的一句话: 「你放心享受, 我会让你爽死!」趁这说话的当中她把身体倒转, 成了69的姿势。 我心有点儿怪,因为上一次交欢过后彼此都还没沐浴, 虽然是自己的体液总还有些不自然,可是看她都不介意了, 我也只好豁出去开始轻舔她的阴蒂,并且用手指在她的阴户中浅浅的抽插……渐渐地, 也不知何时开始她把双手全部移开我的阳具, 完全用头部的动作套弄着我的阴茎 我心想: 『完了!这样一来就破功啦!』从没女人能不靠双手辅助而让我藉着口交射精。 不过我的顾虑似乎是多馀的,她的头部动作丝毫没有减慢, 彷佛是双手仍在我的阳具上套弄不同的是她的舌头仍不停地在乱转。 最要命的是她的手指又压到我的肛门上!这下子换我兴奋了, 也忘了我正在舔舐的是个刚做完爱却还没清洗的阴户 狂乱到只拼命地伸长舌头往莉的阴户中钻去!她也是有反应的 不过我该感谢她没有放慢她的速度而且一直在加快吞吐频率。 这时候我该担心的不是我会不会到达高潮,反而是怕她会不会因为头部不停地急速摆动而脑充血!我不忍她如此辛苦, 所以也放任自己的思绪往最色情的方向去幻想。 渐渐地,我发现我快爆发了,莉当然不会没发现。 忽然,她原本紧压在我肛门上的手指倏的往我肛门内插入!我似乎觉得有点儿屈辱, 可是接下来的快感却使这种感觉立刻烟消云散!我又泄了一次!泄在莉的口中 而且还舒服得叫了出来!她没有立刻吐出我的性器 反而温柔地继续含在她口中温存直到我的小弟弟慢慢地软化, 她才松开。 莉抬起头来, 充满笑意地问我: 「舒不舒服呀?」好像打了一场胜仗那样得意, 并且用她的舌头润了一下双唇。 我瞟到她的嘴角还有一点点残存的精液,就在她舔了一下嘴唇的同时, 我发觉那一小滴精液也收到她口中去了!问我舒不舒服?我诚心诚意地给她满分!不仅仅肉体舒服 她过程中淫荡的眼神及那一下舔嘴唇的动作就已经要叫我魂飞魄散了 何况还加上那些「绝招密技」!莉的「特殊密技」还不止于此 一般做完爱前我都习惯性会将卫生纸放于床边备用 因为若没用保险套而只用避孕药片的话在女方体内射精抽出阴茎后, 精液一会儿就会倒流出来不用卫生纸先处理一下的话会滴得到处都是。 莉却不必如此,因为她能将精液「暂时」锁在体内而不流出。 起初我不明白为何如此,有一次做爱当我将阳具插入时, 她要我暂时别动然后我感觉到她的阴道内有一股力量, 虽然不是像「吸」的那么强烈不过,要锁住几㏄的精液绝对是绰绰有馀了!我问她怎会这样?她只说她练过瑜珈, 怎么练的她倒没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