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艘船在海上遇上风暴沉没了,船上大部份人都漂流到一个小岛屿, 只有一人漂到较远的另一个岛上。 故事就是这样发生的...... 我看到一个疑似人形的物体在沙滩上, 我走过去看清楚......是一个抱着救生圈的女子。 我抱起她放在较阴凉的位置,尝试拍拍她的脸, 她有少许反应。 「这里是哪里」她半开着眼睛问我。 『这是一个小岛......』 「对喔......昨晚的风暴打沉了我们的船。 」她打断了我的话。 「其他人呢」 『没有,我只看到你一个。 』 「你跟我一样是乘坐那艘船吗」 『不是, 我坐直升机来的而且......』 「原来连飞机也失事......还好遇见你, 如果只剩我一个我会发疯。 」她经常打断我的话。 『你叫什麽名字』 「我叫莲达, 你呢」 『我叫马克。 』 『你的衣服都湿了,不如先穿我的上衣吧!等它吹干才穿回。 』我脱了自己的上衣,然后走到大石后面偷看一下。 看着她半裸的背影,身材看似不错。 「可以了~」她穿着宽松的上衣,由于跟我的高度差了一截, 上衣变成了她的连身裙所以她裤子也脱掉了, 里面只穿着内裤。 「我们要先找些柴枝,还要想想办法找些食物。 」 「你去这边,我去那边看看。 」看来她平时都是负责指挥的。 我们各自捡了些枯枝,堆在一个角落,以方便生火。 另外我也找到一些大块的树叶,这样埝着总比坐在沙上舒服吧。 「马克~这边有一块大木头,过来一起搬过去~」我们各抬起一端, 我从V字衣领看到她35C的乳房。 虽然她没戴胸罩,但双乳仍然非常坚挺。 而她十分专心在搬运,根本没为意我在偷看。 在整理柴枝的时候,她有时在我面前俯身, 有时背着我蹲下露出了大半个屁股。 我的小弟弟开始有点反应,但为免对她有非份之想(我也不想乘人之危), 叫了她出去找多一点柴枝回来。 趁她出去的时候,我拿出打火机,点着了一些较小的树枝, 很快便生好火了。 然后用对讲机,跟“某人”说了几句。 「哗!你这麽厉害!我出去一会便生好火了~」我笑笑但没回答。 『你先看守着这里,我去拿些食物回来。 』我走进了树林,然后走到一个山坡上。 其中一棵树上挂了一个胶袋,里面有几根香蕉和一只急冻鸡。 我回来时见不到她,便先烤熟那只鸡。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她卷了上衣包着一些东西回来, 她似乎毫不介意自己的内裤完全露出了。 「你是魔术师吗哪里找到香蕉和鸡的」 『在山坡上面。 』我指一指后面的方向。 她也向我展示了她的收获: 「我只找到几个螺、小螃蟹和一条鱼。 」 『算了吧~这些都不够做前菜。 』 烤熟那只鸡后,已经是黄昏时间,所以这个算是晚餐吧。 看她的食相,明显是饿很久了,我也尽量给她吃。 吃饱后我俩躺在大树叶上休息,她竟然转眼便睡着了。 过了一小时, 她因为不舒服而醒了: 「我到海边冲一下身。 」说完便跑了去海边的一块大石后面。 这时想着要不要告诉她「真相」但这样「露宿」感觉也不错。 过了一段时间看她还未回来,怕她被浪冲走了, 打算过去看看这时看到有个身影走过来。 她光着身子,一手掩着乳房,另一只手挡着下体。 乳房根本遮不到,两颗肉球晃来晃去。 而下体的阴毛都露出来了,我的小弟弟也笔直的凝望着。 「刚才一个大浪......把衣服冲走了......」我立刻脱掉了短裤让她穿上, 但上身我也没办法了。 她看着我被内裤紧迫出来的鸡巴,脸红红的有点害羞, 但我发现她不时的偷望使我的鸡巴不能平伏下来。 『其实你可以到我的家里换个衣服和洗澡, 不用在这里露宿......』但她根本没在听。 她坐在火堆旁边,一直拿着我给她的短裤没穿, 心里不知在想什麽。 我刻意走到她面前,挺起腰使弟弟更加突出, 她亦没有回避双眼紧紧的盯着。 她靠过来说: 「看你好像很辛苦,不如...让我帮帮你......」心想究竟是谁帮谁 她的手在内裤外面摸, 眼神变成了一个性饥渴的女子。 她已经连同内裤一起把鸡巴吞了,手在抚摸我结实的胸肌。 看她这付样子,我唯有好好配合她。 我掏出了鸡巴: 『刚才吃不饱吗还要吃吗』鸡巴在她面前左右摆动。 「要~~~给我吃~~~~」一口便放进口中。 「唔~~唔~~~」每一口都深深的吸着, 还捉着我的手去抚摸她的乳房。 她的乳房真的很大,这样站着不好玩。 我便按她在地上,双手不停地搓揉着。 「噢~~马克~~好舒服~~~」 我用牙齿咬着乳头的底部, 舌头在上面打转时快时慢。 她的手也插入了阴道,光听她手指进出的声音已知道下面有很多淫水流出。 我的咀慢慢移到阴道前,双手轻轻翻开她的阴唇, 舌头从阴道口向上舔然后在阴蒂上打转。 「我的天~~~你的舌头~~有电吗~~~」她整个身体都拱起了, 只靠肩膊和双脚支撑着。 再加上我手指的抽插,她已经把树叶都弄湿了。 「转过来~~你吃我~~~我吃你~~~」我俩便以69的姿势互相替对方口交。 忽然她反过来, 身体压在鸡巴上面: 「不行了~~~我要~~~」她想把鸡巴整支套进去, 但尺寸实在太大了她只能放进半支, 再慢慢的抽插来适应: 「太大条了~~噢~~~噢~~~」 终于整支都放进去了, 她由轻轻的蠕动慢慢变为大力的上下抽插。 我按着她的腰,鸡巴由下向上顶,这个动作不知令多少女子顶不住。 「顶到了~~~顶到了~~~~」只需几下, 她便像虚脱一样躺在我身上。 她的舌头伸进我的咀,我也用舌头和她互相纠缠一番。 我继续向上顶, 她摇着头说: 「不行~~又高潮~~~顶不住了~~~」不知第几次感觉到她阴道的抽搐。 我俩站起来,她俯在石头上, 我在后面再将整支鸡巴塞进去了: 「马克~~~你好勐~~~噢~~~~」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她亦叫得越来越大声: 「呀~~~呀~~~~」 最后 以一股暖暖的精液射进她子宫作为结束。 我俩躺在树叶上,一同看着漫天的星宿, 确实带点浪漫的气氛。 第二天,当她被耀眼的阳光剌醒后, 看到我已不在她身边只看到旁边有一个篮子, 内有两只熟鸡蛋、一盒火腿和一套衣服。 虽然她觉得奇怪,但肚子饿加上没衣服穿,只好吃了这些东西和穿上衣服。 不过那条内裤太小了,篮内又没有胸罩,所以她只穿了外面的衣服, 里面还是真空的。 她尝试四处找我,但我当时因有工作离开了。 她还在担心我的同时,听到小岛后方有个机器的声音, 然后便看到一架直升机朝着她飞过来。 她高兴得双手大力挥动,而直升机亦停了在沙滩上。 「莲达小姐,我是来接你出去的。 」一个身穿黑色女佣服的少女跟她说。 「有没有见过一个男子」她似乎担心我遗下在“荒岛”。 「主人他今早已经出去了。 」她脸上出现了大量的问号。 直升机起飞了, 莲达望着岛的后方有一幢超大的房子: 「原来这个不是荒岛!」 「这个岛是我家主人的, 他说有叫过你进屋但你没理他。 」 「我真是个白痴!跑来人家的地方,还主动跟他......」她掩着脸不敢说下去。 晚上女佣在码头迎接我回小岛,上了直升机后她简单报告今天的事情。 『原来在沙滩上做爱也蛮剌激的,找天跟你试一次。 』 「好的,主人~只要你需要,我随时都可配合你。 」然后她便脱下我的裤子,仔细地检查我的鸡巴。 「主人~我替你看看昨晚有没有弄伤。 」再用她的小咀套弄着。 后话: 过了两个月,有人说想到我家当女佣, 我看看履历上的照片后便安排她在岛上面试。 面试当天,我一下直升机便有个女子跑过来拥着我, 这人正是莲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