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的夜,已经很深了。 凉风时不时的卷起废弃在地面的报纸刮过空无一人的街道, 远处传来驶过这个繁华都市边缘火车的轰鸣声 整个城市已经由喧嚣变的格外的沈静人们似乎都已经沈沈的睡去……正在这时, 一阵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的哒哒声打破了寂静的夜色 一个美丽的身影急匆匆的穿过一条条泛着银色月光的街道。 这位年轻的姑娘看起来大约二十三四岁, 确实是个大美女高挑苗条的身体发育很好!她那一头又长又直可比美电视美发广告的秀发染成了金黄色, 显得格外的飘逸动人!只有美人胚子才有的瓜子型脸 光洁的额头有一梳留海,浓黑微向上挑的眉毛, 像扇子一样的长睫毛下是一双清澈黑白分明深邃而透着神秘光彩的大眼睛!细长的眉毛下那双丹凤眼几乎会说话, 鼻梁高而直挺直的鼻梁带有充分的自信!那张弧度优美、比樱桃大不了多少的小嘴柔嫩得让人恨不得咬一口, 樱桃嘴总带几分笑一笑,瓜子脸上的酒窝便现出来, 尖而圆润有个性的下巴配上如细腻柔滑的肌肤, 多完美清纯的一张脸孔啊,真是个令人心动神迷的美人。 姑娘上身穿一件玫红色的吊带衫,下身穿一件玫红色的西服裙, 中间穿着金色的腰带。 她丰腴的大腿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长筒吊带丝袜, 美丽小巧的脚上登有一双漂亮的粉色大红底的高跟鞋 后跟有10厘米粉色高跟鞋配着黑丝,显得及其性感。 细细的鞋跟将本来修长的身姿衬托得更加亭亭玉立, 卓约动人。 这个姑娘名叫李依琳,24岁,是一家广告公司的文秘。 她今晚加班三个小时,刚好赶上了末班车。 当她乘车抵达梅花公园时,己过十一点了。 车到站时,站前商店大都关门熄灯了。 李依琳在想要不要打手机让同居的男友来接她, 但转念一想那样又该被男友嘲笑自己胆小了一旦想到男友那张总带着坏笑的脸, 她便打消了求助的念头所以她还是壮壮胆子, 迈步向家里走去。 「哒!哒!哒!」寂静的马路上,只有着她的脚步声, 黑色的高跟鞋踏在露水打湿了的草丛上留下一个个纤巧的脚印。 她不断的走着,脚下的高跟鞋发出「登!登!登!」的声音, 心中暗暗的怕着但说怕什么她却说不出来。 街道上没有人,她只听见自己脚上高跟鞋那节奏分明的声音。 就在这时,从头顶上的树上落下一个打了结的绳子, 李依琳刚刚发出一声尖叫绳子套住了她的脖子, 与此同时树上一个人影带着那根绳子落了下来, 所以套住了李依琳脖子的绳子把她拉了上去!李依琳开始手舞足蹈起来了 她的唿吸明显变得越来越急促胸前两只雪白可爱的玉兔颤抖起来, 嫣红的乳头迅速勃起平坦光滑的小腹快速地起伏着!15秒之后, 李依琳完全陷入了窒息开始疯狂地挣扎!她用力踢蹬着穿着丝袜的修长的双腿, 窈窕的裸躯性感地蠕动如同正在绳子下跳起活泼的吉格舞, 美少女的香艳表演吸引了黑影的注意力他痴迷地观赏着, 不愿把目光挪开。 李依琳拼命地挣扎,双腿不停地乱踢,只蹬得几下, 全身一紧脚尖绷紧,夹紧了双腿,喉头发出了「咕……啊!」的声音。 李依琳下体中两片纤薄的肉唇已经兴奋地分开, 一股粘稠透明的液体正缓慢地从穴口流出看来她已经处于极度的快美中。 她是如此性感,在挣扎中绷得笔直的纤长美腿, 让黑影看得目眩神迷。 李依琳脖子上的绳子越收越紧,她可以听到自己的喉咙里传来了「喀……喀……」的一阵声音, 李依琳的意识渐渐模煳了两眼不由自主的向上翻去, 一缕鲜血从她的嘴角溢了出来。 李依琳脸上表情已经放松些了,已经没有扭歪得那么厉害, 只是嘴角还是歪在一旁。 而且流露出哀怨的表情,看来少女也许已经知道了她将要迎接的是死亡了。 「杀,杀人啦!来人,救命啊!」被杀死之前, 她从声带里挤出的声音几乎不成话了。 只有把脸贴近些侧耳细听,才刚刚听到。 李依琳一边惨叫,一边不停地来回扭动身体。 唿吸困难使李依琳让人羡慕的身体绷紧了, 她扭动着肌肉使劲的想将掐住她脖子的手挣开。 她的身体开始像被搓动的拨浪鼓般来回摇动, 两条玉腿在毫无目的的胡乱踢蹬。 他仔细欣赏着李依琳用生命为代价演出的热力之舞。 李依琳的面孔迅速的由白转红。 那双美丽的眼睛死死盯住斜上方,好像那里有什么值得她注意的东西似的, 可实际上什么也看不到瞳孔摄入的影像传到已经停止氧气供应的大脑中, 反映出来的只有一片通红而已。 她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可是传出来的全是类似干噎的呃呃声。 只见她舌头被绞得伸出老长,双眼极度恐怖地圆睁着, 嘴里不停地发出含煳不清的「嗷嗷」声。 全身勐烈扭动,李依琳的动作越来越迟缓, 幅度也越来越弱。 很快就变成触电似的抽搐了。 她依然在忘我的抽动着,脸上涂满了鲜艳的红晕。 紫红色的舌尖卡在两唇之间,她的眼睛充满了恐惧, 约两分钟后李依琳已经非常虚弱,她不再作大幅度的挣扎。 「啊……啊……」李依琳痛苦地呻吟着, 随着时间一秒秒过去李依琳越来越虚弱,她媚眼圆睁, 性感的嘴唇微张着唿唿地喘着气,并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她的双腿时不时的抽动几下,性感的胴体也每隔几秒痉挛一阵。 李依琳的身体勐烈地抽搐了一下,她知道自己的唿吸停止了, 伸长的馨香小舌不会再为她带来半点空气她两行晶莹的眼泪流了出来, 梨花带雨更显楚楚动人。 剧烈的挣扎中,李依琳的一只高跟鞋飞了出去, 掉在地上。 她结实的大腿用力踢蹬着,两条粉藕般的玉臂茫无目的地胡乱挥动, 胸脯也彷佛在窒息的快感中胀大了许多骄傲地顶起上衣。 由于汗水的滋润,李依琳的乳房上两粒坚挺的奶头透过衣服, 显出清晰的轮廓来。 李依琳绷紧了肉体,两手向外张开,双腿蹬直, 小腹一挺一挺地好像要将自己的阴阜迎入一个看不见的巨大阳具中去!同时鼓鼓胀胀的胸脯也会挺起来左右摆动着, 彷佛在骄傲地向人展示自己的迷人曲缐。 窒息与舒畅的感觉如同潮水般反覆折磨着李依琳的肉体和情怀, 一波一波的快感持续涌上她的心头。 李依琳的阴阜中早已经是淫水横流,汩汩的淫水从少女的阴阜中源源分泌出来, 流淌出来浸润了她绷得紧紧裆部。 李依琳已经失去了其他的一切思想,任凭致命的快感充斥自己的思维, 她完全随着肉体的感觉踢蹬着,扭曲着,胡乱挣扎着。 秀发已经被汗水浸透,有几缕零乱地披散下来, 粘在她的额上映衬着她已经完全翻白的双眼。 李依琳的小舌头已经吐了出来,丝丝的香津从嘴角淌下, 她的下颚拼命向上顶起好像这样可以更加舒服。 又是一个强烈的窒息感,李依琳全身一挺, 羞躁地蹬了蹬大腿她的膀胱再也不受控制了, 尿道口一松大股的尿液喷洒而出,她失禁了。 从她内裤裆部鼓鼓的位置下一点,出现了一个指甲大的深色斑点, 然后湿斑逐渐扩大显得格外的耀眼,带着一股诡异的诱惑!李依琳的尿液一股一股地喷出来, 淋湿了贴身的小内裤浸润了西服裙,从丰腴的大腿根上滴下, 顺着丰腴的大腿流淌出来。 忽然,李依琳的舞蹈暂停了一两秒,接着又继续剧烈踢蹬起来。 不过这一次,她的舞动更加绝望和急迫。 李依琳小嘴微张,粉色的舌头从檀口中探出, 伸长到了极致黑色的瞳仁里,生命的光芒渐渐消退。 在绳子无情的勒杀下,李依琳现在已经丧失了意识, 现在的动作纯属本能反应女孩的身体在潜意识的支配下试图维持生机, 不过她的大脑已经无法发出指令。 少女的双腿按照惯性交替蹬踏,带动白嫩纤细的双足一上一下地跳跃着, 试图再喘一口气却只是让绳子越来越紧地勒入女孩细长的脖颈。 很快,女孩失去了最后的力量,娇躯疲弱无力地挂在绳子下, 美腿和足尖再次性感地向下绷直徒劳地试图接触地面, 她已经无法再做出其他的「舞蹈」动作了。 李依琳的动作渐渐缓慢下来,最后只能细微地抖动一下足尖。 李依琳死了。 他将吊死李依琳的绳子往下放了放,接着将李依琳拦腰抱起, 脱掉了她的西服裙和内裤把她以观音坐莲的姿势坐在他的身上。 阳具对准李依琳的阴道插了进去,开始了奸尸。 李依琳明显不是处女了,想必她平时在床上也够淫荡吧。 这时李依琳的尸体还有很大的弹性,所以阴道里还比较容易插入。 李依琳的阴道并不显得太紧,可能因为她死了以后肌肉变得松弛的缘故, 但还是保持着合适的弹性很服帖地包着他的阴茎。 男子的阴茎飞速在她的阴道里穿插,随着他抽插的动作, 李依琳的尸体也一晃一晃地脑袋在尸身的颤抖之下左右摇动, 就好像是她在兴奋地摇着头似的!特别是挺立在她胸前的那对硕大圆润的乳房 跟着他抽插的节奏在那里一颤一颤的弹性十足, 让人看了晕头转向意乱情迷。 这般情景使得男子心里的那股火苗窜得更高了, 他一边继续抽插着一边试着只用胳膊肘拢住女尸的两条腿, 腾出手来抓着她这两只硕大的乳房,放肆的揉捏起来。 就这样,男子一边恣意揉捏着她的乳房, 一边不时地左右扭动着脑袋伸出舌头,舐吸着女尸的腿和脚!同时, 一下一下地耸动着自己的腰加大了抽插的幅度, 一阵阵销魂的快感从正在李依琳尸体内抽插的阴茎传遍男子的全身!一大股精液喷射而出 全部射入了李依琳的引道里随即流露出来。 男子走了,美丽的李依琳全身赤裸,四肢大张地被吊死在树上。 两腿间,某人刚刚射出的白色液体还在黑色草丛中, 以及那隐隐发黑的木耳都是那么刺眼。 她迷人的脸庞上,残留着羞辱的潮红,漂亮的大眼睛向上完全翻白, 这位才二十四岁的青春美女就这样被活活勒死在这里, 玉殒香销……与此同时她的尿液、淫水以及男子的精液顺着她穿丝袜的大腿流了下来, 从袜尖滴落到地上形成了一个小水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