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光际

山洞里共有十七名忍者,在雏田白眼的帮助下, 三人很快找到了正在策划阴谋的忍者头领 但对方警戒工作做得很好也立刻发现了他们, 十七名忍者将三人团团围住。 「你们是谁」红知道对方大部分都是中忍, 战斗力有限就想拖延时间寻找机会。 「哎呀呀,几年没来,木叶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女上忍。 」人群中走出来一个人,「我叫弥丸,他们是我招募的叛忍。 」「弥丸,这个名字……」红陷入沉思。 「喂,那边那个是日向家的小姑娘吗」弥丸一眼就看到了雏田, 「当初我窃取白眼的秘密失败被赶出木叶 没想到日向家的人居然自己送上门来。 」「幽一,你带雏田走,回村子找更多的上忍来支援。 」红话音刚落,立刻甩出三支捆着起爆符的苦无, 幽一拉起雏田就往山洞外跑随着爆炸的巨响, 山洞顶部的石块纷纷落下将唯一的通道堵死, 完全截断了追兵。 眼看就快到村子了,幽一却突然停下脚步,临走时红表情牢牢印在他的脑中, 坚定的语气和扔出起爆符的动作一遍遍回放 那是一种明知自己难以生还还义无反顾做出的决断。 幽一突然内疚起来,当初对红表白时半开玩笑的心境, 如今就像一副沉重的担子让他无法继续逃跑。 看见幽一突然蹲在地上, 雏田关切地问道: 「幽一君, 你怎么了」「雏田前面很快就到村子了, 你自己能回去吗」雏田用力点了点头。 「那好,你回村子找上忍老师增援,我回山洞帮红老师。 」「可是……」「别可是了,你越快找到人, 我和红老师就越可能活下来。 」幽一向山洞跑去,被封住的道路可以用土遁通过, 他对里面的战况一无所知也无法估计一个下忍能对上忍级别的战斗起到多大的作用, 但他的速度没有丝毫减慢。 「虽然有点对不起菖蒲姐姐,能和红老师死在一起也不错。 」幽一摇了摇头,「怎么能光想着死呢, 至少想办法拖到援军赶来吧。 」山洞里的战斗已经结束,红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全身的衣服都沾满血迹不知道受了多么严重的伤, 她一只脚腕被人牢牢抓在手里看来倒下之前最后的奋力一击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不愧是木叶的上忍,居然把我十六名手下全都干掉了。 」弥丸看上去毫发无损,一只脚踩住红的后背, 「我真是轻敌应该早点加入战斗才对。 」红的眼神依旧凌厉,但身体做不出任何反应。 弥丸的手在红的脚踝到大腿之间来回抚摸, 嘴里说道: 「这么白的腿可不该用来踢人, 反正你也没那么容易死不如好好发挥你女人的作用。 」弥丸把红翻转过来,然后动手扯开她的衣领, 看着胸前的雪白眼中露出贪婪之色。 红认命般闭上眼,只觉得一条湿乎乎的舌头在自己脖子和脸颊上舔舐, 她就像被捕获的猎物纵使心里有多不情愿, 终究还是要迎来注定的结局。 「土遁·土尖刺之术!」弥丸的注意力都在红的身上, 幽一抓住时机发动忍术攻击没有效果在他的意料之中, 对手毕竟是个上忍能从他衣服上割下一条碎布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不是刚才逃跑的小鬼吗」弥丸一脸轻蔑, 「为了老师居然跑回来送死真令人感动。 」「她可不止是我的老师。 」幽一朝红看了一眼,「你敢动她,我只能杀了你。 」弥丸先是一愣, 立刻狂笑起来: 「我当你要说什么, 臭小鬼我先收拾了你,再当着你的面玩坏这个女忍者。 」「土遁·土尖刺之术!」来自地面的攻击再次落空, 但幽一仍然连续使用同样的忍术。 「真是废物,这招对我没用。 」弥丸一边后退一边轻松闪避。 「是吗」幽一微微笑道,「土遁·土尖刺之术!」「我不是说了这招没……」发觉地面没有变化, 弥丸勐地抬起头「上面!」尖刺从洞顶落下, 弥丸的手臂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顺着指尖滴在地上。 「不错嘛小鬼,你成功激怒我了。 」弥丸将自己的血抹在苦无上,「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我的本事你没发现自己正站在坑里吗」幽一重新结印, 「水遁·急流水波!」「柔拳法!」从地下涌出的水流冲得弥丸站立不稳 幽一趁机跳起进攻结果不仅被弥丸躲开, 自己的腹部还挨了一拳整个人摔倒在水中。 「考虑得很周到啊,把我引到坑里,既能保证水遁的命中, 又不会误伤你的美女老师。 」弥丸说道,「不过制定周密的战术需要强大的实力配合, 下忍不可能打败上忍你应该早点明白这个道理。 」弥丸刚想往前走,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 低头一看许多只泥土形成的手掌已经将他的腿脚紧紧抓住, 任凭怎么用力挣脱都无济于事。 「这是我最近刚想出来的忍术,土遁·手缚之术。 」幽一说道,「可惜这个术不完善,攻击距离太近, 而且会在地面形成两条隆起如果让你看见就没用了。 」「你用水遁就是为了掩盖这个术的痕迹。 」「还不止。 」幽一说道,「我用了柔拳,让你觉得这是我的最后一击, 因此你不会怀疑我接近你是为了使用忍术。 」「你的战术成功了,怎么不带上女忍者赶紧跑」弥丸说道, 「大概你的忍术还有第三个缺点吧。 」「没错,我必须一直维持这个术,所以只能站在这里不动。 」幽一摊开手说道,「不过没关系,只要我拖延到援军赶来, 剩下的事就好办了。 」「你还是少算了一件事,这会让你整个战术破产。 」弥丸得意洋洋,「我非常清楚这里的位置, 除了木叶的金色闪光没人能在十分钟内赶到这里, 而你的查克拉最多还能坚持五分钟所以现在需要赶快想对策的并不是我。 」「唉,看来还是得用到后备方案。 」幽一叹了口气,手掌闪烁着淡淡的雷光,「这也是我最近想出来的术, 连名字都没有而且大概只有这一种用途。 」「你……你想干什么」弥丸开始害怕, 试图阻止幽一。 「这其实不算忍术,只不过我刚发现自己还能进行雷属性变化。 」幽一苦笑道,「真可惜,本来还以为能修炼新的忍术呢。 」红突然大喊道: 「幽一!不要!」幽一看着挣扎起身的红, 轻轻说道: 「对不起红老师,我只能做到这些了。 」双手插入水中,弥丸发出凄厉的惨叫, 幽一同样浑身剧痛双手开始逐渐麻痹,他闭上眼, 怒吼着将身体里的查克拉尽可能释放出去直到失去所有意识, 整个人仿佛落入无底的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幽一的眼睛能够稍稍睁开,看着白色的天花板, 他知道自己应该在木叶的病房里。 「唷,你醒了。 」「卡卡西老师。 」幽一还不能转头,但声音听得很清楚。 「你足足昏迷了十六,不对,今天是第十七天。 」卡卡西说道,「这么乱来的事也敢做, 你真应该和鸣人交流一下心得。 」「鸣人……」幽一说道,「他是黄头发, 对吧。 」「什么」「我记得弥丸提到了一个人, 木叶的金色闪光。 」「啊,他说的是我的老师,四代目火影大人。 」卡卡西说道,「鸣人只是凑巧和他有一样的发色。 」「原来如此。 」幽一还有些头痛,不愿意多想,「弥丸怎么样」「他被你伤得很重, 我赶到的时候他正准备杀了你出气。 」「卡卡西老师,你在看书吗我听见了翻书的声音。 」「嗯,一本小说而已,不必在意。 」「全身都不能动,好难受。 」幽一再次闭上眼,「红老师呢」「她没你伤得重, 已经好了只不过一看到你就会哭。 」卡卡西说道,「说起来既然你醒了,我应该去告诉她。 」卡卡西离开半个小时之后,红急匆匆来到病房, 什么话都不说直接走到幽一身边低下头和他接吻, 这完全出乎他的预料这一吻时间很长,直到两个人都有些憋气才分开。 「我接受你的表白,这个吻是还你的。 」「红老师,我伤得很重吗」「你全身基本上都被烤焦了, 两只手尤其严重。 」红说道,「现在你从头到脚都缠着绷带, 什么事都做不了。 」「再亲一个。 」红俯下身子又给了一个长吻。 「关于那次战斗,我有些事想问。 」红握着幽一的手,「你只控制了弥丸的脚, 他的手还可以结印如果他用忍术你准备怎么办」「我用土尖刺之术连续攻击, 他一直在躲没有反击说明他是近战型忍者。 」幽一说道,「如果他能用忍术反击,我还有第二套方案。 」「是什么」「不告诉你。 」「不说就算了,反正肯定也是乱来的战术。 」红拎着挂坠在幽一眼前晃动,「这个给你, 你的小情人让我带过来的。 」「菖蒲姐姐」「你呀,真是贪心。 」红把挂坠放在枕边,轻轻咬了幽一的嘴唇, 「说说吧准备找几个女人」「当然越多越好。 」第三个吻,时间比前两个都要长,幽一的手被红放在自己胸口, 可他什么都感觉不到。 几天后,三代目火影正在办公室听取暗部的报告, 临近中忍考试木叶村的日常工作更加繁忙, 作为火影他深知中忍考试的意义,可最近村子里上忍带回的情报总让他有种不安的预感。 「去把大家都召集过来吧。 」暗部纷纷散去,很快办公室里就挤满了中忍考试的相关人员。 「召集大家的目的,你们应该很清楚。 」三代目郑重地说道,「一周后就是中忍选拔考试, 现在请今年负责指导新人的老师上前。 」卡卡西、红和阿斯玛走到三代目面前。 「在你们指导的下忍当中,有推荐参加此次中忍考试的人选吗」三代目说道, 「原则上讲只要完成足够多的任务就可以推荐 但实际中还需要考虑人选的综合能力尤其是新人的经验。 」「没问题。 」卡卡西首先说道,「我推荐第七班所有学生, 以我旗木卡卡西之名推荐参加中忍考试。 」「第十班奈良鹿丸、山中井野、秋道丁次, 以上三人以我猿飞阿斯玛之名推荐。 」三代目问道: 「红,你的推荐呢」「是, 第八班全部四人以我夕日红之名推荐。 」「秀木幽一的身体状况可以参加考试吗」「可以。 」「嗯。 」三代目没管其他人的议论,「新人推荐完了, 接下来开始推荐新人以外的下忍。 」傍晚时分幽一回到家中,意外地发现红和菖蒲都在, 不由喜上眉梢从他出院之后,菖蒲就一直让他安心养伤, 红虽然表露了心意但没有进一步发展还好多日的郁闷最终还是能够得到排遣。 「看来我要有个美好的夜晚了。 」幽一坐在两人中间,一边一个搂在怀里。 红在幽一脖子上亲了一口问道: 「怎么这么晚」「明天是第二场测验, 稍微锻炼了一下。 」「今天这场通过了」「从我拿到卷子就知道笔试不过是个幌子。 」幽一说道,「我一题都没答,睡着觉就通过了。 」「我听说第一场的主考官在审讯方面很厉害, 你居然还能睡觉」「不只是我第十班的奈良鹿丸也在睡觉, 而且他比我更早看出考试的玄机肯定是个头脑很厉害的忍者。 」「不会吧,鹿丸的成绩我记得和鸣人差不多。 」「他和我一样对当忍者没什么兴趣,从进考场开始就总说麻烦麻烦的, 估计忍者学校的考试他能躲就躲了。 」「明天的主考官是红豆吧。 」「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她打破窗户的时候把我吵醒了。 」幽一说道,「我只记得是个身材很好的女忍者。 」菖蒲突然笑了起来, 说道: 「上一个还没到手, 已经看好下一个了你还真快。 」「还有一个砂隐女忍者,我还没跟她说上话。 」幽一转过身将两人扑倒在床上,手在她们胸前乱抓, 「红老师的更大菖蒲姐姐的弹性更好。 」「怎么突然……」红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 「别着急嘛,隔着衣服玩有什么意思。 」菖蒲相比之下大方得多,「先说说你今天怎么修炼的」「没什么, 还是想不出利用雷属性查克拉的忍术。 」红听到这句话非常吃惊, 连忙问道: 「你的忍术都是自己想出来的」「不是, 虽然练习过程中经常有一些想法但是也只想出过一个漏洞百出的忍术。 」「那你怎么学忍术」「卡卡西老师给过我土遁忍术的卷轴, 水遁我看别的上忍用过一般都不难学。 」谈起忍术,幽一手上的动作不知不觉停了下来, 「不过也有例外的比如水阵壁我足足花了一个月才掌握。 」「水阵壁可是B级忍术,就算是上忍也不一定能掌握, 你居然只是看……」「不要聊这些不合时宜的话。 」幽一已经将菖蒲和红的衣服完全脱掉,「这是我最厉害的单手解衣术。 」「唉什么时候!」红低头看见自己一丝不挂, 慌忙用手遮住重要部位。 「现在害羞可不好。 」菖蒲翻身压住红,拉开挡在胸前的手,将一颗殷红的乳头含入口中, 又是吸又是舔在幽一身上练出来的灵巧舌头发挥出全力。 「菖蒲,你……」红虽然身经百战,受过的大伤小伤不计其数, 但这种温柔的挑弄她完全没有体验过根本无法招架, 另一只遮挡下阴的手不由自主地移开浅粉色的肉缝依然紧闭, 洞口已经有些湿润。 幽一抚摸着红的双腿,虽然不如菖蒲的肌肤娇嫩柔滑, 但紧实感以及对手指抓揉的反馈更胜一筹 他感觉自己的下体开始变硬于是脱掉裤子,将男根对准红的股间, 准备长驱直入。 「还不行。 」菖蒲制止了幽一,「你要是忍不住就先干我。 」幽一立刻转移目标,他站在床上,抬起菖蒲的屁股, 轻车熟路地进入她的身体用力抽插了起来。 菖蒲突然意识到事情不对,身体深处传来的快感强度远超她的预期, 让她无法集中精神继续挑逗红而这可能会导致计划失败。 「你那……怎么……噢……」菖蒲连一句完整的话都很难说完, 「好大……变大好多……」由于年龄带来的身高差距 幽一采用后入位时必须半蹲在他体术觉醒之后, 这个姿势让他的冲击格外有力能使菖蒲更快达到高潮, 同时阴道肉壁的快速紧缩也让幽一受用万分。 菖蒲其实不喜欢后入位,她不仅要在过程中完全放弃主动, 表现得像个「性傀儡」还会在结束之后全身酸疼, 需要休息好几天才能恢复但现在她不得不接受, 因为她必须尽快挑起红的情欲让幽一进行今晚最重要的步骤。 菖蒲的攻势已经从红的乳头转向阴蒂,柔软的舌尖轻触那微微凸出的小头, 终于让辛苦坚持的红叫出声来。 菖蒲终于忍到极限,压制许久的呻吟声爆发出来, 让红也不自觉提高了音量她用两根手指抵住红的阴道口, 稍稍用力两个指节就陷了进去。 「可……」菖蒲还没说完就达到高潮,「换……啊……」幽一把菖蒲抱到旁边, 骑在红身上柔软与坚硬的碰撞,红紧张地抓住了床单。 「啊!」幽一的大力贯穿对红来说简直比过去受的所有伤都要疼, 「幽一轻点。 」「红老师,很快就不疼了。 」幽一双手握住红的乳房,「我要继续喽。 」「来吧,不用管我。 」红双腿勾住幽一的腰,主动把身体往前送, 「快像刚才你对菖蒲那样。 」红不知道痛感什么时候消失了,她脑中只有最纯粹的快感, 仿佛除去被塞满的花径身体其余部分都无关紧要, 她有一瞬间甚至不想再当忍者而是陪伴幽一身边, 在需要的时候用身体给予温暖的慰藉。 连续的高潮让红有些吃不消,直到第二天早上她仍然双腿发软, 穿好衣服收起沾上初夜血迹的白布,她又恢复成了木叶村的女上忍——当然暂时只能坐着目送幽一出门。 。

上一篇:人马传说 下一篇:绝色双娇